永州期货配资 福州股票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项目 湖北股票配资公司 厚街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咨询网 股票配资投资 金州期货配资 合法配资平台 青海期货配资 最新股市行情 徐州股票配资公司 洛阳股票配资公司 曲靖配资公司 桂林股票配资 张家港期货配资 最好配资平台 金华配资公司 红河配资公司 郑州期货配资 赣州期货配资 湖南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软件 股票配资来东城 杭州股票配资专员 伊春期货配资 期货证券配资公司 东莞股指期货配资 中天股票配资 西安股票配资 山西期货配资高银 义乌股票配资 大连期货配资公司 威海股票配资公司 红河配资公司 诚信股票配资 百度

好电影永远不会老,坏片子问世就翻篇

百度 目前依旧耳聪目明、身康体健,而且始终工作在临床和教学的一线,其中不得不说的秘诀就在这个茶字上面。

曾念群

2019-12-1608:15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好电影永远不会老,坏片子问世就翻篇

北京影市迎来了大风降温天气,霸屏三周的《少年的你》失温,新上影片首周末无一破亿。本以为有《海上钢琴师》《霹雳娇娃》两部国际旧片“保驾护航”,应景的《大约在冬季》总该有点作为,没想到丝毫没有热乎起来的意思。

说它应景,一来和这个急着降温的凛冬关联,就像齐秦那首老歌《大约在冬季》,冷酷感伤之余,升腾起一股冬日里的暖意;二来前脚周冬雨《少年的你》刚爆款,马思纯《大约在冬季》接踵而至,“双黄蛋影后”这一战是新生代演技担当的“珠联璧合”,还是当年“暗战”的后续?相信很多影迷都拭目以待。

很遗憾,我们对《大约在冬季》的期许被大风刮跑了。文本上的缺陷,台词上的俗套,剧情上的老气横秋,人设上的各种撕裂,让马思纯和文淇的演技扑了个空。这次不是马思纯演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她面对一个扁平化的男主角,硬要上演一段飞蛾扑火的爱情,可信度约等于零。我们勉强可以理解为:北师大中文系才女在住豪华饭店的台商面前的沦陷。在那个物质还匮乏的1990年代初,当金主把万元手机砸向文艺女青年,这纯爱就像牛奶里滴进了墨汁,导演却还要我们当牛奶来喝。

这一次为马思纯输出文本的是饶雪漫,她的上一个爆款为《左耳》。善于调制“青春疼痛”的饶雪漫,成就了苏有朋的导演梦,助攻了陈都灵和欧豪上位,这一次却差点毁了马思纯和文淇两位实力扛鼎的新生代。相比她之前的作品,《大约在冬季》里爱情的“疼痛”,缘起于一个台湾大叔泡妞的故事,已经不那么青春了。而在物质欲与精神向的博弈中,导演王维明也不具备他曾跟过的杨德昌那般有调和力,最后和饶雪漫一道,协力输出了一个三观存疑、人物撕裂的女主角安然。

相比之下,老片《海上钢琴师》的人物塑造无疑是教科书级的范本。这个由意大利导演托纳多雷打造的传奇故事1998年便上映,我们时隔21年才得以引进。影片讲述了一位在船上生、在船上死的天才钢琴师“1900”传奇而短暂的一生。托纳多雷用他宏观与微观并蓄的笔触,为我们推介了一个伟大而又微小的生命奇观。我们甚至不能将片中这位“跳出三界内,不在五行中”的“1900”称之为钢琴家,加个世俗的“家”字,都是对他莫大的亵渎。

三流的创作者总在人物的及格线上打转,连自己的三观都没解决好,就急于投入市场的变现。一流的创作者和一流的创作则不然,他本身就有一颗超脱的灵魂,因而能捕捉到与之共情的故事,然后通过人物的塑造引发更多的共情。《海上钢琴师》改编自亚历山卓·巴利科1994年创作的剧场文本《1900:独白》,改编后,借一位没落的小号手马克斯追索“1900”的传奇人生。

换句话说,“1900”只活在马克斯的讲述里,对于整个风云变幻的世界来说,他并不存在。把一个似乎并不存在的人的故事讲得头头是道,这是马克斯的本事,更是导演托纳多雷的本事。何况这一人物的塑造,始终围绕着钢琴演奏展开,仅凭文字或口述,是无法把观众带入音乐世界的。托纳多雷的高超就在于:他不仅把一个文字文本视听化,还让视听语言推着人物走,把观众带到第一现场,让观众直接进入到人物的音乐世界里,跟随他在音乐中和命运一同疯狂。

我不反对青春片集我们万千青春于一身,但至少人物的世界观要明确,与其它青春故事拉开分水岭,尤其与其它爱情片的老梗决裂。《海上钢琴师》和我们塑造人物的逻辑正好相反,它完全避开了人物的趋同性,用类如女娲造人的手笔,重新打造了一个大银幕乃至人世间都未曾出现过的全新人物形象。这一人物不仅是生死于一条船上那么简单,面对来来往往的乘客和听众,他偏安一隅,始终坚守自己的“不周山”。他的所作所为癫狂不羁,所思所想超凡脱俗,有着不为尘世侵染的洁净。可别说“1900”不现实,他骨子里的那种不为世俗羁绊、活出自我、坚守自我,不正是我们当代人该追求的人生么。

《海上钢琴师》在豆瓣上高居9.2分,打分人数近百万,这次引进票房也不赖,已经超越了第一时间引进的大多数奥斯卡艺术片,可见文青和影迷厚爱有加。对于资深影迷来说,与《海上钢琴师》在大银幕上的邂逅可谓相见恨晚。尽管是拍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影片,这部专门为大银幕打造的故事视听语言依旧那么鲜活。尤其是“1900”带着马克斯在风暴夜演奏的那场大戏,地板化作了波涛,空间变成了波浪,整个钢琴飞舞起来,大船在音乐里舞蹈,整场戏肆意癫狂,不论是想象力、艺术张力和人物表现力,都令人血脉偾张。

好的电影、好的故事永远不会老旧,反过来不好的电影、不好的故事,一问世就翻篇了。

(责编:李昉、毕磊)

推荐阅读

百度